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 行業 > 三農

夏收“農忙不見人”,“種糧人”在哪里?

2019-06-05 點擊: 來源: 新華社 作者:
摘要:近年來,每逢種植或收獲高峰期,在河南、河北、山東、安徽等糧食主產區,越來越多出現類似“農忙不見人”的場景,與城市人心目中忙碌辛勞的搶種、搶收畫面大相徑庭。

5月末,產糧大省河南進入了忙碌的夏收時節。在河南省唐河縣焦莊村,身穿黑色連衣裙、灰色高跟涼鞋的農民郭改聲,輕松地揮動鏟鍬平整晾曬的麥粒。在她身后,60多畝麥田靜靜地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眼的金色——除了幾臺收割機緊張地穿梭作業,廣袤的田地看不到幾個勞作的農民。 

近年來,每逢種植或收獲高峰期,在河南、河北、山東、安徽等糧食主產區,越來越多出現類似“農忙不見人”的場景,與城市人心目中忙碌辛勞的搶種、搶收畫面大相徑庭。 

今天誰在種糧?未來誰當農民? 

手拿著鐮刀沒活兒干,“農忙不見人”在多地成常見畫面 

河南省新蔡縣磚店鎮的一片麥田旁,63歲的農民陳來背著手,在女兒陳小蘭的陪伴下眺望遠處隆隆作響的收割機。前幾天,陳來把腿摔傷了,陳小蘭從廣州匆匆趕回來幫父親收麥子。可沒想到,還沒趕到麥地,家里的13畝小麥已經快收完了。 “現在全部機械化,收麥真是用不上人了。”陳小蘭拿著鐮刀本想收一下機器到不了的邊角地,沒想到收割機一溜煙收得干干凈凈。而且,小麥在地頭就賣給糧食經紀人換成了錢,令她感慨不已。 

事實上,無論春耕還是夏收、秋收,當下農田里看到的都是現代化的農機具,“耕、耙、耖”這些老農具都成了稀罕物。 

還有比陳來家更輕松的。周口市的農民于德軍全家都在湖北打工,家里的8畝地托管給了一家農機合作社。一畝地支付400元,合作社便提供從種到收全程服務。于德軍連老家都沒回,地里的小麥不僅畝產穩超550公斤,8000來塊的小麥錢也直接打到了他的銀行卡上。 

如今,“農忙不見人”在全國多地成常態。在新疆,春耕春播的農忙時節,田間地頭看不到幾個忙碌的農民,取而代之的是用上了北斗導航播種的“智慧農機”;在山東,一個種糧大戶利用收割機,3天就能收完560多畝小麥;在河北,收割機進度飛快,而且作業數據可實時傳輸到農機合作社負責人手機上。 

農業農村部統計顯示,2018年麥收,大規模小麥跨區機收從啟動到進度過8成僅用時17天,有5天日機收面積超過2000萬畝,創歷史新高。今年,農業農村部預計全國將有1630萬臺農業機械投入“三夏”生產,其中聯合收割機64萬臺,跨區作業聯合收割機27萬臺。 

“麥假”成歷史,農業“機器換人”進程加速 

在基層農業部門工作35年的任希山還記得,直到上世紀90年代末,每到麥收,農村學校還有“麥假”,不少單位和企業也會放假讓職工回家收麥。 

“夏忙不算忙,麥忙累斷腸。”58歲的農民秦小鳳回想起從前麥收的場面,苦和累涌上心頭。秦小鳳說,要收麥了,天大的事都得往后放一放,全家每天早上4點下地一直干到天黑,連收割帶播種得一個來月。 

近年來,隨著城鎮化的推進,農村勞動力大量轉移,60后農民逐漸老去,農村面臨“70后不愿種地、80后不會種地、90后不提種地、00后從未下過地”的問題。通過大規模“機器換人”,我國農業不僅緩解了勞動力不足的問題,而且大大提升了生產效率。 

農業農村部相關負責人說,目前,我國農業生產已從主要依靠人力、畜力,轉向主要依靠機械動力,進入了機械化為主導的新階段。 

20多年來,中國小麥主產區完成了全程機械化的歷史性跨越。從南到北,農機手利用“農時差”,創造出“跨區聯合作業”模式,開辟出巨大的農機服務市場。 

傳統小麥生產從播種到收獲,要歷經耙壓、施肥、除草、澆水、收割等22個生產環節,現在基本所有環節都實現了機械化替代。河南省許昌市建安區陳曹鄉尚莊村黨支部書記尚水旺算過一筆賬,如果8個小時計“一個工”,20年前,收6畝麥子得投入百十個工,現在只要十二三個工。同時,小麥畝產卻從過去的300多公斤提高到500公斤以上。 

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,2017年全國人均糧食產量為477.21公斤,比2007年的382.54公斤增加了近95公斤。 

未來的“種糧人”長啥樣? 

于培康是河南一家種植專業合作社的理事長。他掰著手指頭算賬:“與農民傳統的分散種糧相比,合作社規模化托管,平均一畝地一季種植成本能減少100元,糧食畝產能提高近50公斤。投入更低、產出更高,糧食質量還有保障。” 

從10年前開始流轉土地種植糧食,到現在把更多的精力轉向托管服務,給農民打工、為種糧服務,于培康的合作社托管土地已經覆蓋了周邊4個鄉鎮的60多個行政村,面積超過2.5萬畝,預計到今年底能達到5萬畝。 

此外,一些接受良好教育的年輕人成為現代“新農人”。河南省鄲城縣90后年輕人左明飛,與22個回鄉創業大學生組建“大學生創業聯盟”,主攻農業現代化種植。 

于培康和左明飛這樣的“新農人”和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,正成為從事和服務糧食生產的主體。農業農村部農村合作經濟指導司司長張天佐說,到今年4月底,依法登記的農民合作社達到220.7萬家,成立聯合社1萬多家,輻射帶動全國近一半的農戶,為成員提供農資供應、農機作業、技術信息等統一服務的合作社占比達到53%。 

小麥專家郭天財說,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,要推進農業全程機械化,培育家庭農場、農民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,加強面向小農戶的社會化服務,規模化、集約化、機械化道路是未來中國農業的方向,糧食產量和農民收入都將進一步提升。(記者  林嵬 宋曉東 于文靜)

熱門推薦
返回頂部
万丰彩票 自治县 | 天津市 | 南岸区 | 楚雄市 | 台南县 | 视频 | 九江市 | 响水县 | 新野县 | 克什克腾旗 | 界首市 | 三江 | 墨玉县 | 邓州市 | 石景山区 | 辽阳市 | 旺苍县 | 桃园县 | 宣化县 | 高尔夫 | 克什克腾旗 | 池州市 | 右玉县 | 玉屏 | 青铜峡市 | 阿巴嘎旗 | 遂宁市 | 嘉定区 | 太保市 | 宁海县 | 广州市 | 文化 | 遵化市 | 东阳市 | 台山市 | 林州市 | 平邑县 | 孝昌县 | 梓潼县 | 建始县 | 横峰县 | 乌兰察布市 | 瓦房店市 | 孝感市 | 上杭县 | 宽城 | 平罗县 | 凤台县 | 内江市 | 景宁 | 普安县 | 云和县 | 平乐县 | 松潘县 | 马关县 | 和硕县 | 贵南县 | 恩施市 | 杭锦后旗 | 洪江市 | 鄂尔多斯市 | 那曲县 | 定安县 | 宁都县 | 金沙县 | 沙田区 | 阳泉市 | 凤台县 | 福鼎市 | 铁岭市 | 通化县 | 辽阳县 | 湟中县 | 开平市 | 上饶市 | 怀仁县 | 丰顺县 | 淮北市 | 乌兰县 | 磐安县 | 翁源县 | 巫山县 | 涞水县 | 溧水县 | 凤台县 | 许昌市 | 杭锦旗 | 克东县 | 嘉兴市 | 手机 | 始兴县 | 吉安市 | 青浦区 | 江川县 | 万源市 | 长岭县 | 临沧市 | 高平市 | 桑植县 | 小金县 | 那曲县 | 青海省 | 石林 | 三门峡市 | 嘉鱼县 | 潜江市 | 连云港市 | 横山县 | 酉阳 | 龙南县 | 绩溪县 | 吉木乃县 | 杭州市 | 武威市 | 乡城县 | 三江 | 木里 | 华池县 | 凌源市 | 平乡县 | 沂南县 | 盐边县 | 加查县 | 米易县 | 防城港市 | 贵州省 | 平利县 | 华容县 | 哈尔滨市 | 健康 | 龙南县 | 凉山 | 永和县 | 开远市 | 金华市 | 湘乡市 | 西乡县 | 建湖县 | 祁门县 | 嘉禾县 | 汕头市 | 贵港市 | 榆中县 | 精河县 | 贡嘎县 | 栖霞市 | 临朐县 | 长丰县 | 台东县 | 开封县 | 阳泉市 | 天台县 | 田阳县 | 正宁县 | 临漳县 | 巴彦县 | 穆棱市 | 绥宁县 | 勐海县 | 韶山市 | 金阳县 | 青神县 | 河池市 | 杨浦区 | 固原市 | 樟树市 | 安平县 | 华亭县 | 巴彦淖尔市 | 宜川县 | 张家界市 | 焦作市 | 宜宾县 | 礼泉县 | 鄄城县 | 开封县 | 会同县 | 井研县 | 内江市 | 当阳市 | 聊城市 | 象山县 | 盖州市 | 宜川县 | 宜兴市 | 井研县 | 黑河市 | 博罗县 | 高阳县 | 莲花县 | 长沙市 | 拉萨市 | 绥江县 | 隆子县 | 疏附县 | 康马县 | 钟祥市 | 富裕县 | 五家渠市 | 永川市 | 津市市 | 视频 | 万盛区 | 连云港市 | 景洪市 | 卢龙县 | 平邑县 | 宜良县 | 黔西县 | 班玛县 | 静海县 | 长海县 | 逊克县 | 崇礼县 | 正镶白旗 | 辽阳市 | 湟中县 | 济源市 | 石台县 | 吉木萨尔县 | 金阳县 | 保德县 | 兴山县 | 保亭 | 肃宁县 | 富阳市 | 仲巴县 | 万荣县 | 康保县 | 南靖县 | 绥阳县 | 安岳县 | 营山县 | 颍上县 | 莆田市 | 黎川县 | 翼城县 | 镇原县 | 黑水县 | 东山县 | 六枝特区 | 竹山县 | 介休市 | 通城县 | 冕宁县 | 博湖县 | SHOW | 阳原县 | 乌鲁木齐市 | 恭城 | 德江县 |